《衢州日报》:慕课潮涌 翻转学堂

原创 admin  2014-09-10 21:42:15  阅读 338 次 评论 0 条
摘要:

慕课是什么?当大多数人对这个新词感到陌生和好奇,并准备探究一下时,慕课已经以不可阻挡的趋势闯入国门,震动校园,影响着每一个热爱学习、关注教育的人。有人说,学慕课“是为兴趣而学”,“世界名校任选、可以随时炒老师的鱿鱼”,还可以“同学遍天下”;有人说,慕课“会让大批老师下岗”,“大部分大学倒闭”;还有人说,慕课是“互联网对教育的进攻”。记者通过采访,试图介绍立体的慕课。记者 巫春燕 邹跃华◎洞察导航1994年4月20日,国际互联网接入中国,今年正好20年。那年,英国进入互联网已21年。1969年,美

慕课是什么?当大多数人对这个新词感到陌生和好奇,并准备探究一下时,慕课已经以不可阻挡的趋势闯入国门,震动校园,影响着每一个热爱学习、关注教育的人。

有人说,学慕课“是为兴趣而学”,“世界名校任选、可以随时炒老师的鱿鱼”,还可以“同学遍天下”;有人说,慕课“会让大批老师下岗”,“大部分大学倒闭”;还有人说,慕课是“互联网对教育的进攻”。

记者通过采访,试图介绍立体的慕课。

记者 巫春燕 邹跃华

◎洞察导航

1994年4月20日,国际互联网接入中国,今年正好20年。那年,英国进入互联网已21年。1969年,美国发明互联网,仅仅是个收发邮件的联系平台。

以“追随者”姿态进入网络的中国,如今,已是互联网的弄潮儿。去年,我国互联网普及率45.8%,网民数世界第一。中国创造的4G网络标准,已是国际标准之一。全球15个最大社交网络,6个来自中国。6亿中国网民和腾讯、百度等中国网络公司,正在重划世界互联网版图。

互联网是社会改革的助推器、经济发展的催化剂。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运用互联网思维,重新审视传统行业价值链,激发出很多新型业态。

电子商务是经典案例。阿里巴巴、天猫、当当,人们相信了“不见面做生意”。电商节约了很多中间成本。去年,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,超过10万亿元,仅网购就1.9万亿。电商还带动物流业兴起。

传统商业物流成本高、税收高,媒体瞒报、迟报新闻真相,银行利率非市场化……诸多传统行业,因自身弊端,无论是否受保护,都受到互联网强力冲击。

作为通用技术,互联网渗透力极强,无论什么行业,必须与之接轨。试想,还有哪家商企、媒体、银行、医院,如今离了互联网,还能正常运行?

“学校可以照常上课!”话音刚落,请看“慕课”来了!

慕课是MOOC的音译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(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)。顾名思义,凡是想学习的,不分国籍年龄,都可免费上网。

2012年为“慕课元年”。多家供应商竞相建起慕课平台,Coursera、edX和Udacity是“三巨头”,前两个均进入中国。国内慕课平台随后推出,清华、北大、复旦、浙大等先后加盟。

国际名校不再遥远

8月28日,衢州市电教馆副馆长徐寅波结束了他的暑假。确切地说,这不是他的暑假。整整一个半月,他都在北京师范大学,就读在职研究生,每天8节课。

北师大归来,课程仍继续。下班后,他打开电脑,学习《青少年发展与心理健康教育》课程。网上不仅有授课讲义,还有教授留的作业,同学之间还通过网络交流互动。

慕课来的这样快,徐寅波没想到。

“刚开始有点不以为然,可是,随着翻译问题的解决,慕课来势汹汹。”徐寅波介绍道。

萨尔曼·可汗成网络老师,完全出于偶然,他是麻省理工和哈佛高材生。

一次,可汗上初中的表妹遇到数学难题,向“数学天才”表哥求助。通过网络可汗帮她解答了所有问题,浅显易懂。很快,其他人上门讨教,可汗忙不过来,就把视频放到网站上,让更多人分享,没想到视频受到热捧。2009年,他干脆辞掉工作,全身心建设可汗学院。这就是慕课的来世。

2012年,徐寅波听说慕课,成为网易公开课的忠实粉丝。而今,慕课已经真正进入他的生活。“每天都能和世界上最棒的大脑一起交流,想想都觉得来劲。”徐寅波依然激动。

一位香港大学地理系三年级的衢州籍学生也上慕课。她说,“慕课是很好的辅导书,预习或复习时常去看看”。

“耶鲁有一门讲罗马建筑的课,评论不错。麻省理工的《城市规划导论》讲得也挺好。我都听了,对我的专业学习帮助很大。”她说,慕课的课程就像闯关游戏,课程中设置了小测试,课程结束后还有考试,考试通过还能拿到有教授签名的毕业证书。考虑到自己的时间,她没有跟进课程去拿毕业证书。

在港大,运用慕课的学生还是比较多的。她说,很多在国内上大学的高中同学,也都上慕课。不过因为语言问题,大家对北大、清华和台湾大学制作的中文课程关注度更高。

据《新民晚报》2014年8月20日消息:“果壳网联合POWER教育、Coursera等机构,公布了第二次慕课中文用户调查。‘2014年慕课学习者大调查’显示,与去年相比,越来越多的中学生,开始使用慕课‘超前学习’,广东已超越北京成为国内慕课学习者最多的地方,同时,慕课‘辍学率’也有所下降,至少能完成一门课的学生达到了50%。调查于6月底至7月初进行,共回收有效问卷3300份,其中74%的用户参与过慕课学习。”

终身学习迎来盛宴

53岁的朱小平端坐在电脑前,一副拐杖始终触手可及。他笑着告诉记者,是学习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
幼年的一场大病,朱小平双腿失去运动功能,从此拄着双拐上学。他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,却进不了大学。后来,他参加了浙江省英语自学考试,以优异的成绩毕业。从一名代课教师,被破格录用为正式教师。

而今,朱小平是江山长台镇初中的英语教师,担任英语教研组组长,是江山市和衢州市英语学科带头人,还是江山市农村学校唯一的一位衢州市名师。

作为名师,朱小平暑假赴华东师范大学高级研修班学习。课上,好几个教授都介绍了慕课。随着慕课在他心中的模样越来越清晰,他感慨,慕课带来了学习的最好时代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朱小平参加自学英语考试,“找”得千辛万苦。先是找教材,一套英语专业的教科书,他几乎找遍整个江山。之后为了找老师,他每个星期天都守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听一档《星期日英语》节目。碰到问题,他得写信去栏目组请教授指教,至少半个月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。想提高自己的英语运用能力,他找到一位纽约地铁司机笔友,可是彼此只有六、七次书信的交流,却耗费了近两年的时间……“想想现在,打开电脑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,这是一场学习的革命啊。”忆苦思甜,朱小平有些激动。

朱小平说,出生至今,有两次重大改变。一次是学会上网,将因身体残疾而渐渐远离的精彩世界拉近了。一次是考出驾照,他的生活半径被大大地拓宽了。

“慕课来了,世界会更精彩!我对摄影很感兴趣,这下就不愁找不到老师了。你看全国、全球最好的老师,最好的课程,慕课都有。”朱小平熟练地翻动着视频说。

“有了慕课,我,一个行动不便的残疾人,也能听最好的老师讲课,和名校大学生没什么区别。同样,我们这种教育资源匮乏的山区学校,也好利用慕课,缩小与大城市学校的差距。”朱小平说,他会引导他们学校的师生用好网络资源。

“慕课来了,从理论上说,一门课程只需一个最好的教师。现在网上的慕课,同一课程有很多版本,水平差的就没人听,教师就被‘下课’。同时,慕课为好学者提供了机会,激发起学生热情,一些能力强的学生,完全可能超过老师,老师会被学生的提问‘钉’在黑板上。”。朱小平认为,教师面临竞争、挑战会越来越严峻。

“当然,反过来,老师如能利用慕课,自我提升,那又是好事了。”朱小平说,“看来,进入互联网时代,终身学习变得越来越重要了。”

中小学样翻转课堂

“今年上半年,市教研室已培训一批老师制作微课。”市教育局教研室信息技术教研员张卫民说,我市教育部门对慕课一直关注。

微课是指按照新课程标准及教学要求,以视频为载体,记录教师在教学中,围绕某个知识点或教学环节,开展精彩教与学活动的全过程。它是慕课在中小学阶段的运用。

随着移动网络的普及,移动学习、远程学习、在线学习,将会越来越普及,微课将成为新的教学模式和学习方式。它既可查漏补缺,又能巩固知识,还能更好地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求,激发学生自主学习,探究性学习。张卫民认为,运用微课将是高中教改的关键一步。

为了这关键一步,衢州二中信息技术备课组组长叶敏红老师,已经提前行动。他将两节课连排,把自己制作的微课带进课堂,学生们可以根据各自情况,前一节课看微课自学,后一节课再向老师提问、讨论,实现课堂的半“翻转”。(翻转课堂是指调整传统课堂次序,让学生课前先自学,课上老师再答疑讨论,将学习的决定权,从教师转移给学生。)

“这样,学生按需学习,学习兴趣和自主性都增强了。”叶敏红说:“这么做,对老师要求高了,上海、杭州和金华二中,翻转课堂实践效果都很好。互联网对教育影响势不可挡啊!”

可万红英老师并不这么看。作为万红文化培训学校的掌门人,她从2009年开始利用远程教育、视频教学的模式,为中小学阶段的孩子提供学习辅导。她最成功的案例是让一个辍学六年多、只上过4年小学的18岁女孩,用8个月的时间上完了平常孩子8年的课,并通过中考,考上高中。

万红英承认网络教学,具有丰富优质资源、不受时空限制等优势。但缺点也很明显,那就是中小学的孩子缺乏约束力。“慕课是好,但那是孩子愿意学习的宝贝。不自觉的孩子呢?他很可能会关掉慕课玩游戏。这不是家长想要的东西。”万红英强调说。

衢州二中高二年级几位学生的说法也与万红英不谋而合。舒博韬说他知道慕课,也觉得慕课非常好,但作为住校生,他仅在周末能上网。而在家长看来,在迎接高考的关键时期,还是不要上网为好。翁陈洁也知道慕课,但是它对学习者的自觉性要求太高,不太适合他们。

“中小学阶段,特别是小学和初中,是一个人的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养成的阶段。慕课对学习者素质要求较高,在这个阶段引入慕课显然不合适。”柯城区书院中学校长周昭斌说,教师应该好好利用慕课平台自我提升。

校长担心出“花生人”

衢州学院副校长李长吉,在这个暑假遇上件纳闷的事。

儿子小李是个篮球迷。高中阶段酷爱打篮球,做作业时,脚底下都要踩个篮球。可是,这个大学一年级的暑假,小李从英国回来变了。他不再呼朋引伴去球场,而是和球友一头扎进网络,上网玩打篮球游戏。同样是打篮球,同样是那三五位好友,热火朝天的球场换成了冷冰冰的电脑网络。

李长吉有些纳闷,这样的篮球打起来还有乐趣么?但更多的还是担忧,他怕儿子长成“花生人”。

“如果慕课真的取代了大学,那么人们真有可能变成‘花生人’。”李长吉说。

李长吉说,“花生人”是指人像花生仁一样,被厚厚的花生壳包裹,他的语言能力、社交能力等大大降低,甚至丧失社会属性。

我们常说,人是具有社会性的。一个人从生下来,就要学会与外界的人、事、物沟通交流。人们上学,不仅仅是受教育、学知识,也在学习过集体生活,培养团队意识。学校,无论是小学、中学还是大学,它所承载的都不仅仅是教育功能,还有其社会功能。它是个体精神成长的地方,它是人与文化交流的地方,它守护着一方人文精神,它具有文化辐射的功能。

李长吉认为,慕课的发展瞬息万变,对于它将来的走向,不太好给出明确的判断。但是可以看到的是,慕课改变了人们对课程的认识。在慕课的冲击下,课程不再是一成不变的,在学习者、围观者等人的共同努力下,它处在一个不断开发建设的过程中。慕课也改变了人们对学生的认识。慕课的学生不再是一个等着被倒水的空杯子,他更像是一块永远吸不饱水的海绵,主动寻找自己需要的知识。

慕课的学习完全依赖网络,所有交流沟通也在网络上完成。假设慕课取代了大学,就不再有班级、寝室,所谓同学、室友也将消失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存在于虚拟世界中。如此长期以往,人的社会属性慢慢降低,也就成为被花生壳包裹的“花生人”。

另外,还需要引起注意的是,慕课最终是一种商业行为。而且随着它的课程的丰富,潜藏着政治、文化、宗教、商业的目的就会显现。

“所以慕课有它的优势,但它也是复杂的。”李长吉说,在慕课大潮汹涌的情况下,要保持理性思维,客观辩证地看待慕课,合理地使用慕课。

摘自《衢州日报》2014年9月10日第3版

衢州二中技术组叶敏红老师在指导学生使用微课。 刘惠震 摄

本文地址:http://xinxi.zjqzez.com/mtbd/8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